<acronym id="yaagk"><small id="yaagk"></small></acronym>
<acronym id="yaagk"><small id="yaagk"></small></acronym>

新聞資訊

行業動態
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多發性骨髓瘤治療藥物雖已有小分子“藥王” 但開發依舊火熱

發布時間:2020-08-20 12:32 來源:未知 打印
14.9K

多發性骨髓瘤治療藥物雖已有小分子“藥王” 但開發依舊火熱

來源: 新浪醫藥新聞  2020-08-20 A- A+

文 | 藥瘋

多發性骨髓瘤(MM),在很多國家是血液系統第2位常見的惡性腫瘤,為一種克隆漿細胞異常增殖的惡性疾病。雖當前尚無法治愈,但治療方法及藥物開發卻非?;馃?!無論是經典的沙立度胺,還是單抗類藥物達雷妥尤單抗的引入指南,以及CAR-T療法的介入,抑或是2019年全新藥物Selinexor的上市,該領域的藥物開發進程從未停歇,且從一定角度來看,已有質的提升。

中國多發性骨髓瘤診治指南(2020年修訂)發布

每2~3年一次的中國MM診治指南更新,對于提高我國MM的診治水平具有重要意義;2020年5月,國內發布新版《中國多發性骨髓瘤診治指南》(2020年修訂);指南主要變動之處在于:增加了達雷妥尤單抗聯合治療部分及相關注意事項,在難治復發性MM部分增加了CAR-T免疫療法,強調自體造血干細胞移植(ASCT)對于適合移植患者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已上市MM藥物重磅多多

《中國多發性骨髓瘤診治指南》(2020年修訂)雖給出了方向性的治療建議,但從藥品的發展角度來看MM的藥物開發,要從沙立度胺說起。

沙立度胺,用于MM的藥物開發,其傳奇與成功對于藥物研究者來說,可學之處要遠遠大于對其藥害事件的深思!新基公司敢于再次抓起這么一個燙手山芋,并二次開發使其再次成為神藥,且同時雖不再有化合物專利的保護,卻也從其他途徑獲得了一段時間的市場獨占,這波操作著實厲害!在此基礎上,推出來那度胺和泊馬度胺,3個品種完全夯實了新基公司于多發性骨髓瘤領域的地位!尤其是來那度胺,自上市至今,已成長為全球年銷近100億美元的品種,且曾經一度成為小分子藥王。

圖2.1:免疫調節藥物對MM的作用機制

(圖片源:Drug Discovery Today Volume 25, Number 2 February 2020)

再來說說MM領域另一類“佐米”類藥物中的代表“硼替佐米”。這款由千年制藥開發的蛋白酶體抑制劑最早于2003年獲FDA批準上市,后分別獲EMA、PMDA批準上市,由千年制藥和楊森負責市場銷售。該品種自上市至今,也是重磅炸彈級別品種,近5年的年均全球銷售額在23~24億美元左右,且以美國市場為主。

圖2.2:蛋白酶體抑制劑對MM的作用機制

(圖片源:Drug Discovery Today Volume 25, Number 2 February 2020)

除上述兩類重要的“度胺”和“佐米”類藥物外,本次進入中國指南并重點強調的單抗類藥物~達雷妥尤單抗,其為CD38單克隆抗體,開發公司為楊森,2015年獲FDA批準上市,2019年7月獲我國NMPA批準上市,商品名~兆珂®。該品種上市5年,全球年銷售額已經接近30億美元,足見市場對其的認可。

圖2.3 達雷妥尤單抗的作用機制

(圖片源:Drug Discovery Today Volume 25, Number 2 February 2020)

除上述MM代表藥物外,近年還上市了多個新藥,尤其是2019年上市的Selinexor,其作用靶點為XPO1,打破了傳統的經典靶點,為MM的藥物開發拓展了重要的方向,下文會重點介紹。

表1:全球近20年上市的多發性骨髓瘤治療藥物

(化學藥)

2019年上市MM藥物Selinexor

“沙立度胺-來那度胺-泊馬度胺”的全線出擊,加上“佐米”類藥物的夾攻,使得MM的藥物市場被分去了半壁江山;后期單抗類藥物的介入,以及CAR-T等治療方法的引入,MM新藥開發的“欲望”似乎已經越來越小。但2019年FDA批準的輸出蛋白-1(XPO1)拮抗劑Selinexor,給MM的治療帶來了新的思路。

Selinexor由Karyopharm Therapeutics開發,用于治療5種現有療法耐藥的難治性MM(包括硼替佐米、卡非佐米、來那度胺、泊馬度胺、達雷妥尤單抗),原研公司早在2018年即與國內企業德琪醫藥簽訂協議,后者擁有該品種于中國大陸和澳門的開發權(包含所有適應癥)。值得一提的是,Selinexor用于B細胞淋巴瘤的NDA申請已獲FDA優先審查,多個適應癥處于臨床進行當中。

再簡要說一下Selinexor的作用機制。在活化的小G-蛋白Ran的存在下,作為貨物蛋白的腫瘤抑制因子FOXO或p53與XPO-1的口袋相結合;而活化的Ran-GTP-XPO-1-蛋白復合物經NPC穿過核膜,從細胞核轉運至細胞質,其驅動能量來源于Ran-GTP的濃度梯度;進入細胞質后,Ran-GTP水解為Ran-GDP,XPO-1-蛋白復合物解離;而Selinexor可與XPO-1-Cys528結合,并占據XPO-1的結合口袋,阻止Ran-GTP-XPO-1-蛋白復合物的形成;其結果為核內腫瘤抑制因子數量增加、轉錄活性上調,通過抑制腫瘤蛋白mRNA的翻譯,誘導腫瘤細胞凋亡,從而抑制MM的發生與發展。

圖3.1 XPO1作用機制模型

(圖片源:https://doi.org/10.1038/s41375-020-0958-y)

未來的MM藥物治療方向

綜上,即為多發性骨髓瘤當前藥物開發的大體狀態。雖然新基公司的3款產品于MM市場叱咤風云,但單抗藥物的介入、CAR-T療法的推廣,使得MM的治療更加多樣化;而2019年剛剛上市的Selinexor,更是為該癌種的治療帶來了全新的選擇。治療手段種類的增多,自然為組合療法奠定了基礎,相信MM未來的藥物治療方向將綜合上述治療方法,當然,如果有類似于Selinexor創新型藥物的誕生,則必將為該癌種的治療帶來更大的助力!

參考資料:

1.《中國多發性骨髓瘤診治指南》(2020年修訂)

2.企業年報數據

3.New generation drugs for treatment of multiple myeloma. Drug Discovery Today Volume 25, Number 2 February 2020.

4.一種治療多發性骨髓瘤新藥-核輸出蛋白XPO-1抑制劑塞利尼索.腫瘤藥學2019

5.Targeting nuclear import and export in hematological malignancies.

6.Pharmaproject Date / Cortellis Date

7.企業官網信息發布

*免責聲明:本文由入駐新浪醫藥新聞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醫藥新聞北京遠策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立場。
*聲明: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北京遠策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系信息發布平臺,北京遠策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立即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處理。
原文鏈接:https://med.sina.com/article_detail_103_2_87624.html

 
福彩快3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