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aagk"><small id="yaagk"></small></acronym>
<acronym id="yaagk"><small id="yaagk"></small></acronym>

新聞資訊

產業新聞
主頁 > 新聞資訊 > 產業新聞 >

從中國醫改看“互聯網+醫療”前景

發布時間:2015-12-17 14:55 來源:mHealth 打印
14.9K
北京遠策藥業】最近和業內朋友接觸,發現一個有意思的事情,以前一大波專攻醫改研究的老師開始到處考察互聯網醫療。
 
我說,“你們這是咋了?” 得到的一個回答是,“和醫改的編劇混太熟了,都知道下一集演什么了,現在就??雌沧帜挥袥]有自己的名字了。”
 
公立醫院法人治理結構好像也提了很多年,現在試行者也寥寥。
 
是不是出發點就錯了,要一直在原地繞圈嗎?
靜下來想想,醫改這么演好像問題真的很大,我們逐一看看。首先,既得利益者絕不會主動放棄利益,謹小慎微的改革無法撼動這些堅固的城墻。細心的朋友可能會注意到,近兩年高層給醫改的批示中用了很多“深水區”、“硬骨頭”,“攻堅戰”之類非常厲害的詞,這種描述絕對不是危言損聽,之所以用這樣的詞匯,是因為體制中的人對這件事的難度有切身的體會。
 
互聯網醫療今天正走在這條路上。如果有人問:你最不好看哪類公司?我的回答是,那些仰仗傳統資源利益的事。如果一個互聯網醫療創業公司的業務形態是靠關系,靠資源從傳統利益體系分一杯羹,那么這種營生一定不會長久??死锼固股凇秳撔抡咛幏街小分芯头浅nV堑靥岬搅诉@一點,即便是在充分市場化的美國,互聯網醫療要想有大作為,必須基于市場和用戶創建新的價值體系,并形成閉環。雖然這件事情對于支付形式極為特殊的醫療領域,及其艱難,但是沒有退路,所幸我們今天看到的大部分互聯網醫療創業公司都不辭艱辛地走在這條路上。注射用重組人干擾素α/2b遠策素
 
第一、中國醫改太習慣于紙上談兵,文人斗嘴,行政導向,空中樓閣了。我們看到一大批經濟學家、政策研究專家,醫保專家,政府智囊在各種場合爭論左和右的問題,爭論什么是“公益性”,爭論應該看市場還是看政府,組織若干領導們討論醫改的走向。好像所有的難題都可以在會議室討論清楚,好像醫療的世界從來沒有用戶,好像有智力超群的人可以獨自完成這個復雜的拼圖。結果就是,爭論會一直持續,直到所有的人都懶得說話了。
 
我想說的是,醫改能不能像互聯網產品一樣快速迭代,能不能從真正的用戶體驗出發而不是特權的感覺出發,能不能不要用醫療的特殊性綁架自己的思維,能不能先挽起袖子去田野里插秧,而不是在聚光燈下做口腔運動員。也許可以,被傳統醫療體系看成跳梁小丑的互聯網醫療正在做這些事情。
 
第二、醫改的方法無論是試對,而不是試錯。我們都知道,醫改有一個看似無比正確的行事方法論,就是先小范圍試點,再大范圍推開。結果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又一個標榜著成功的試點案例,各種媒體報道,領導視察,隨后又默默偃旗息鼓。那么既然是試點,有沒有試錯的地方,失敗的教訓是什么?仔細一看,大家原來不是在搞試點,而是在搞政績。在重慶這件事情上,我們就能明顯地看出整個醫改的氛圍是懼怕犯錯、迭代乏力,瞻前顧后的。遠策欣注射用重組人白介素-2
 
而今天這幫互聯網醫療的創業者正在用年輕人的速度不斷試錯、迭代,調整方向,他們不唯唯諾諾,不瞻前顧后,不人云亦云。創業九死一生,一定有人做錯,一定有人倒下,但也一定有人成功,這就是試錯的力量。
 
最后、醫生和用戶作為醫療市場最重要的兩個主體,在醫改中被長期習慣性忽視。在中國醫改進程中,最忍辱負重的是醫生,最沉默屈服的是患者,一個是醫療的供方,一個是醫療的需方。為什么會這樣,因為他們在傳統醫療的體系架構中最弱勢,一個是公立醫院的螺絲釘,一個是將支付權杖委托給第三方的勢單力薄的個體。但我們都知道,不管醫改怎么改,如果這兩個群體不滿意,體驗差,心情糟,做多少政績都沒用。
 
今天很多互聯網醫療創業公司都在爭搶醫生,這是好事。讓醫生開闊視野,讓醫生增加收入,讓醫生可以期盼新的醫療生態,這絕對是好事。
 
在中國,只有醫生這個主體真正覺醒了,并且有意愿,有能力改變自己職業生涯的時候,醫改的好日子才能到來。更好的是,醫療互聯網公司每天都在研究用戶需求,在想如何讓人變得更健康,如何幫用戶省錢,如何讓醫療的體驗變得更好,所有這些事情,標榜“以患者為中心”的公立醫院真正想過多少?而這是兩個醫療健康生態最本質的區別。
 
雖然今天,互聯網醫療對于整個醫療體系的影響還是0,但是無數年輕人和夢想家會在不久的將來將把它改成1。
福彩快3助手